N

ews新闻中心

德途诉源治理暨诉讼服务站 成功调解首起民事纠纷

2020313日下午,市中级人民法院、市司法局、市律师协会将第一块 诉源治理暨诉讼服务站匾牌授予我所,在律师事务所设立诉源治理暨诉讼服务站,搭建疫情期间法院与当事人之间非接触式诉讼服务的桥梁,让律师参与社会矛盾纠纷专业预防、专业化解、专业诉讼辅导等诉源治理提供服务。2020324日,四川德途律师事务所诉源治理暨诉讼服务站迎来授牌设立以来首起委托调解案件。


案情简介

20151月本市某大型地方特色企业将部分工程发包给承包人,伤者在参与雇主(承包人)承包工程工作时受伤。企业认为与承包人之间系承揽关系,自身不应当承担责任。伤者被鉴定为二级伤残,主张各项费用超过百万,但又因承包人缺乏足额赔付能力,要求企业承担连带责任。因各方主张差距巨大、矛盾极其尖锐,经过劳动仲裁和一审法院审理程序,在长达5年时间都未能达成调解。后一审法院判决企业和承包人连带承担几十余万元的赔偿责任,企业不服判决,提起上诉。

 

中级法院在受理该上诉案件后经过研判,认为本案时间跨度长、法律关系争议大、各当事人之间矛盾尖锐。一方面伤者认为其各项诉求均有事实与法律依据,已经申请人民法院冻结了企业账户上百万的资金,且事情已拖延了5年多未得到的赔偿,希望法院能够尽快处理;另一方面,企业坚持认为自身不承担责任,并表示如果二审判决其承担连带责任后一定会申请再审。该案在法理与情理之间有可能存在较大差异,不利于保护弱势群体和维护社会稳定,因此中院对本案高度重视,建议由诉源治理暨诉讼服务站律师参与调解化解纠纷。

 

我所在接受调解委托后,立即指派调解律师前往法院阅卷,联系一审主审法官了解一审调解经过。在了解到此次调解的案情的复杂性后,立即针对案情成立了谈判组、安保组、后勤保障组,详细制定了调解方案。考虑到案件涉及人身权利、伤残等级严重且矛盾尖锐,当事人可能随时产生强烈甚至过激的情绪和行为。为了确保在场人员的人身安全和调解的顺利进行,我所对调解采取了背靠背式的调解方案。即各方当事人均不相互碰面,各自分散在不同的房间,由调解员分别与各当事人进行沟通、协商,并向其他当事人传达调解情况。


第一次调解

 

2020324日上午9点,各方当事人和代理人先后到达了我所。我所调解律师在说明服务站的中立立场与工作职责后,开始调解意见的交换。

 

综合调解中各方的态度,调解律师发现各方方案离调解成功的差距还比较大。承包人表示其经济困难,最多只能给出几万元左右;企业只愿意支付几十万元作为人道主义性质的帮助。两方赔付款加上意外险赔付金额远低于伤者要求赔偿金额。调解陷入了僵局,三方未能达成一致的意见先后离开诉讼服务站。

 

但调解律师和承办法官都没有放弃,仔细研判解决各方分歧的突破口在于伤者对赔偿金额的过高期望值。为此,调解律师主动电话联系伤者方并提出单独商谈。伤者方答应了调解律师和承办法官的要求,随后回到我所继续进行商谈。

 

历经2个小时的沟通和分析,调解律师与承办法官从各个角度为伤者方分析了目前的情况以及调解成败的后果。同时,为缓解与伤者之间的沟通隔阂,我所后勤保障组及时为伤者及其家属提供了午餐、水果、儿童休息室等各项暖心服务,拉近双方的信任基础。虽然伤者方当时没有明确答复,但表示可以考虑一下。第一次调解虽以失败告终,但经过服务站的努力,调解的空间开始建立。

 

 

转机

 

 

2020324日下午,调解律师下班后再次主动联系伤者方,耐心倾听伤者对诉累的诉苦,不断开解伤者内心的纠结。最终,伤者同意降低期望值,给出新的方案。调解律师马上向承办法官报告了方案,并立即联系企业和承包人进行沟通。

 

在伤者一方的突破口打开后,承包人是否能承担更多的责任成为了调解工作新的突破口。调解律师先单独联系承包人进行协商。承包人一直以经济状况困难进行推诿,但经调解律师反复释法明理,多角度分析调解成功的利弊后,承包人将赔偿金额提高,但提出企业与其结算工程款后才具备支付能力。

 

调解律师又联系企业继续磋商。经过数十次电话联系,商讨方案中的医院欠费、保险赔付等细节问题,最终各方当事人达成了初步的意见,并同意2020325日上午10点开始继续调解。

 

 

第二次调解

 

 

为避免在达成初步调解意向后,因其他因素影响调解气氛,服务站仍然采用背靠背的调解方式。又经过多轮沟通,在解决了各项调解细节后最终敲定了调解方案,于2020325日下午3点在服务站签订调解笔录并当场现金履行完毕。该案的调解结果,保障了伤者的合法权益,也化解了困扰企业长达五年的纠纷,实现了矛盾的圆满解决。



 
QQ在线咨询